当前位置: 首页 > 电信4G > 正文内容

盛唐神话最新章节_ 第三章 作战计划和动员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作者: 安顺新闻网   来源安顺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5-14

    领域文学网

    入夜之后,天策军营作战室,到场的几名军官听李倓和四名内卫介绍完情况之后,同样盯着桌子上的两张地图把眉头皱得紧紧的。

    南诏这也太耍赖了,除非把他们引出来主动出击,在外击败他们的主力,否则凭借两万人强行进攻他们的腹地,简直难如登天!

    “良器怎么看?”萧去病首先问了李晟的意见。

    李晟将龙首关和龙尾城的地图看了又看,道:“我们人少,必不能分兵南北同时进攻,在洱海东岸造船进攻倒是可行,可耗时太久,我们没时间等。

    翻过苍山风险也是极大,我们地形不熟,他们早有准备,在各山间要道如何不会派人秘密监视,想要隐藏行踪根本不可能。”

    马燧接着道:“所以留给我们的选择就是取道北边龙首关或取道南边龙尾城,北边不好,地势太险峻了,而且容易被吐蕃蛮子抄了后路,所以最好的策略就是攻破龙尾城!”

    萧去病点点头,道:“两位的没错,我的意见也是偷偷占领龙尾城,然后直趋太和城,问题是怎么过去?”

    曹雪阳道:“这西洱河也不算宽啊,最宽的地方不过六十步,窄的地方只有四十步,而且差不多有五里长的河段是我们可以利用的,为什么不从这里入手呢?”

    秦颐岩道:“那阁罗凤屡败我唐军,也算是当世人杰,又怎会对这段河防掉以轻心呢?这五里河段肯定是严防死守,加之情报上这段河流岸坡陡峻.水流湍急,可不是那么容易潜越的。”

    李倓想了想道:“我认为曹将军的方案可行,我们可以运用大统领经常和我们讲的特种作战的思路,派遣一支精锐特种分队,在晚上找一处河段偷偷潜越。

    随后隐藏行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偷袭龙尾城,然后守住此地等大军前来,如果守不住。就炸掉此城。”

    南霁云道:“如果这五里的河段南诏兵把守得太严,我们其实还可以从洱海那边游过去,圈子绕得大一些,反倒更能出乎意料。”

    李晟和马燧皱这眉头想了又想。最后也咬着牙道:“我们也认为可行,现在,我们要考虑的就是具体实施细节了。

    多少人的分队,如果秘密到达河边不被发现,潜越过去之后。凭这点人夺取龙尾城;我们的主力部队在何处接应?我们一起商议商议吧。”

    然后七个人就围着桌上的四张地图开始研究起来,秦颐岩虽然一直口中着“太冒险了,太冒险了”,却依然积极出谋划策,没过多久,一份作战计划就大致完成了,具体完善就是李晟和马燧的事了。

&手术治疗癫痫病有后遗症吗nbsp;   最后秦颐岩问道:“还有一个问题,南诏的瘴气大统领要要如何解决。”

    “所谓瘴气,不过是当地湿热的环境,还有地上动物**尸体和树木枝叶带来的毒气。以及水源的不干净。”萧去病讲解道:“我准备制定一套严格的卫生条例,并携带大量的医师和药品前往。并且,我还会携带大量的干粮和净水器前往。”

    “净水器?”

    “就是能把浑浊的水变成清水的装备,我已经命人开始生产了。另外我还有一个秘密武器,保管此去南诏大伙都不会被瘴气所伤。”

    马燧问道:“什么秘密武器。”

    萧去病掏出一个瓷瓶,倒出几颗灰黑色,带有芳香气味的药丸:“就是诸葛行军散,诸位难道忘了,我们这里可有个诸葛武侯的后人。想当年,武侯南征孟获。七擒七纵,也曾被瘴气所扰,后来就有了这诸葛行军散,早在两月之前。我就问过诸葛先生,没想到还真有!”

    秦颐岩大喜道:“大统领一早就为征讨南诏做好了万全筹划,如此再无问题了。”

    萧去病站了起来,伸出右手,大声道:“南诏蕞尔邦,屡次犯我大唐天威。杀我二十万将士,消耗我大唐大量国力,这次我们就要他们见识到什么叫犁庭扫**,什么叫摧枯拉朽,什么叫亡国灭种!

    从现在开始,天策军进入一级战备,作战动员传达到每名士兵,所有人无命令不准外出,端午节给假一日,归队后,五月初六大军出征!

    一直到我作战胜利归来之前,所有的工坊不许加班,工人,农民,少年团从明天起,也全都要动员起来来,每日至少有一个时辰的操练时间,并安排农兵协在各处协助守卫!训练和守卫补贴为每人每日二十文。

    诸君,我们一起努力吧!”

    李倓情绪激动起来,伸出右手重重拍在萧去病手掌上,紧接着其他五支手掌也重重地拍了上来。

    没过多久,整个军营的号角就响成了一片,三万天策军将士从各自的营房里钻了出来,他们互相看看,脸上是颇为古怪和兴奋的神情,随后有人声议论起来。

    “一级战备!”

    “一定是要打南诏!”

    “总算捞着我们上战场了!”

    “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是天下第一强军!”

    “没的,杀光他们,杀!杀!杀!”

    随后就有个团的校尉前去作战室开会,不时有手下的旅帅,队正,火长,甚至普通士兵大声询问:“校尉,是要去南诏吗?”
连云港癫痫哪家医院效果好r>     那些校尉看着这些人一个个情绪高昂,眼神火热,也都微微有些兴奋地道:“是不是的,很快就知道了,都回去做好准备吧。”

    随后这些校尉,将军,还有情报部门,内卫方面的高层人员,加上两位监军中使王承恩和袁思艺,先后来到作战室,一百多盏玻璃马灯将室内照耀得亮如白昼,看着大统领亲卫发下的一份文稿,每名军官的脸上都激动得快要发狂了。

    总算捞着仗打了,上一回选出两千七百步兵和三百骑兵前往出征南诏,所有的人都立了大功,回来之后,几乎每家都按功劳分到了通了自来水和卫生间的一套楼房。

    很多人还升了官,赏赐就更别了,现在一个个都成了洛阳的富翁。前去这些人家提亲的媒人简直要把门槛踏破了。

    这些好处也没什么,毕竟天策府的将士,就没一家过得不好的,谁家不是有公家的房子住着。享受各种优惠,军人家属受到都畿道所有人的尊重。

    最让人眼红的还是,这些去过南海的人,每人都有一块不一样的,叫做勋章的铁牌牌。佩戴在胸前别提多威风了。

    这些人回到天策之后,就别提多骄傲了,无论是训练还是演习,都要摆出一副老兵的姿态,闲暇聊天的时候,也是一口一个“你们是不知道那大食人,南海土人别提多凶了”。

    但大家还都愿意围着他们转,还不敢不服气,还别,他们做过试验。三十个没出征过南海的组成的军阵,就是打不过出阵过南海的军阵,真正上过战场的就是不一样,人家有自信,有心理优势,动起手来干净利落。

    现在总算自己也要上战场了,打的还是被关内和中原老百姓传的神乎其神的南诏军,这叫他们怎么能不激动。

    早在建军之初,萧去病就一直给所有的将士灌输,你们是我的兵。你们就是最强的,是天下第一强兵!

    这两年多来,他们可以是没日没夜地训练,各种演习。也曾经和大唐武学的学生兵和各节度使的牙兵对抗过,确实无一对手。

    于是,所有的天策将士对自己都有一个很自信的认识:我们确实是最强的。

    可是,当这种我们是最强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之后,却找不到仗打,那每日的艰苦训练岂不是没有了意义?

    就像明珠投暗、锦衣夜行一样;就像自己有把绝世好刀。却不能拿出去砍人;就像有一身绝世武功,看几个跳梁丑打架自己却不能动手;就像做成一件最了不起的事,却无人知道,这种感觉,实在很不爽,非常不爽!

    所以现在到了证明自己,一战成名天下知的时候了!

    “想想你们两年多以来受过的训练,想想的你们的武器装备,想想得胜归来的无上荣耀我们的的目标就是彻底癫痫病哪种治疗方法好击败南诏主力,杀光他们的精锐部队——罗苴子,将南诏王阁罗凤生擒活捉,献俘阙下,你们有没信心?”

    动员过后,所有的校尉和将军都激动得要死,有人大喊道:“当然有信心了,我们是最强的,杀光他们!”

    “训练了这么久,终于可以上战场为国杀敌了,我们早就等得不耐烦了!”

    “没的,杀光南诏兵,活捉阁罗凤!”

    “杀光南诏兵,活捉阁罗凤!”

    “杀光南诏兵,活捉阁罗凤”

    会议结束之后,萧去病和李倓又去军营巡查了一遍,安排了些事情,等萧去病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早就留话要何可儿早点睡,没想到她却一直等到现在。

    “抱歉,回来晚了,不是过让你早点睡的吗?”萧去病有些抱歉地道,为回来晚,也为马上又要出征。

    “萧郎,这一次出征要多久?”何可儿轻声问道。

    “要不了多久,一切顺利的话,四个多月,最晚半年也能回来。”

    何可儿躺在床上望着他,眼神像是受了委屈的孩,萧去病怔了怔,道:“可儿,抱歉啊,我尽量早点回来就是,总不能看着南诏一直消耗大唐的实力吧,让别人去,这就是个无底洞”

    “夫君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何可儿笑了笑,几年夫妻做下来,两人几乎无话不谈,很多事情,比如军事上的计划,事业的规划,萧去病也从不对她隐瞒。

    南诏是一年多前就在计划里的,两人都知道的,根本不需要解释,不过看到夫君一脸歉意的解释,她心中还是暖暖的就是。

    “明天开始动员,等我去长安请战,开始调配运送物资,到正式出发,总要七八天以上,等你生日过完,端午之后”

    萧去病一边话,脱了衣服和鞋子,爬**,掀开毯子,然后愣住了。

    “你敢诱惑我,等下你可别求饶!”萧去病大笑着躺下身子,抱着何可儿将两人的身体贴在一起,开始闻她身上的香味

    两人已经不算是新婚夫妻了,萧去病的身体愿望又极其强烈,每次夫妻间的****都格外的激烈和痴缠。何可儿的感觉自然也都很好,每次都觉得自己和夫君身体和灵魂要融为了一体,如在云端。

    不过到现在为止,何可儿依然是能做不能,害羞得有如新娘,像这次这样主动,却还是第二次。

    此时的何可儿也用双手紧紧搂住萧去病的脖子不松开,想要把自己完全融进去一样,明明已经情浓了隐源性癫痫治疗方法,却非要其他煞风景的事情:“可儿在担心吐蕃和幽州胡呢,吐蕃刚刚经过一场大清洗,虽然地盘和实力减弱不少,但却成了哀兵,哀兵必胜啊;

    还有幽州胡,你总他还要一年半才会造反,可这事哪就这么肯定呢,万一他提前了怎么办?”

    怀中抱着这样一具又香又软的身体,感受到何可暖暖的,没有一点瑕疵肌肤,又被她吐气如兰的气息吹得耳朵痒痒的,萧去病感觉自己要爆炸了。

    拿指头将何可儿的嘴按住,喘着粗气道:“放心吧,我都考虑了,吐蕃我已经派出信鹰去联系大哥,叫他同时出兵吐蕃;

    这边我也会留下一万兵马,都畿道所有的工人和农民都会动员起来,你就别折磨我了,现在,我们做点开心的事吧!”

    与洛阳相隔几千里的北面,大唐河北道,妫川郡,龙门镇。

    在离城大约二十里的一处很的火祆寺内,正在打坐搬运气血的张献诚睁开了眼睛,目光炙热,脸上露出狂喜的表情。

    自两年多以前,萧去病带人学习东平王府以来,张献诚的心中,对萧去病已经恐惧到了极点,经常做梦的时候的时候,都会被对方射向自己的霸道至极的两支雕翎箭,和对方那种居高临下,咄咄逼人的看自己的眼神所惊醒。

    这两年来,他带回了萧去病桩功的练习方法,与聂星魂和自己的师父塞外剑魔拓拔野一齐修习。他的师父平日修行的本就是道家导引之术和静坐气血搬运的功法,而萧去病这套功法也是道家一脉相承传下来的,很多东西自然都是相通的。

    拓拔野常年在塞外隐居,嗜剑成痴,早就达到心无旁骛,返璞归真的宗师境界,在得到张献诚带回来的这套功法之后,虽然只是个入门级别的,但也相当于给他另外指明了一个方向,触类旁通,一通百通之下,竟然就给他不断完善下来。

    期间聂星魂还秘密前往过洛阳过一次,偷师学艺,两年下来,武痴剑魔拓拔野的内功修为一下突飞猛进起来,已经初窥化劲的门径,而这之前,短时间内搬运气血的能力,他就不弱于萧去病。

    张献诚则差得远了,萧去病已经成了他的心障,这两年多来,他以极大的毅力与之作斗争,到现在,才终于突破到了暗劲。

    张献忠站起身来,来到寺外的空地上练了一套剑法,感觉自己的反应速度和力量又达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他欣喜异常。但同时也知道,想要再进一步,却是千难万难。

    明日就去向师父辞行,若能请动师父出马自然是好,若不能,自己和聂星魂两个,也要联手杀掉那个萧去病,祛除心障,让自己念头通达。(。)

    领域文学网手机地址 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栏目热点